多谷专业外贸推广服务——多语种网站+SEO+SEM,占据搜索排名首页!
Google Partner
Google全球合作伙伴
Google AdWords东莞体验中心合作伙伴

中国订单分兵海外“下南洋”


    “低劳动力成本、低租金成本、低原料成本”这些属于中国制造业的词汇似乎正在随着阿迪达斯等公司的离开而远离中国。当前,耐克、阿迪达斯等将高端产品布局在中国生产,而逐渐将中低端订单向印尼、越南等东南亚国家转移,这种订单“东南飞”的趋势,是否意味着中国代加工的春天已过?

    继世界著名运动品牌阿迪达斯证实关闭在华唯一一家直属工厂后,中国制造商也开始分化产能。中国服装电商凡客诚品已把部分衬衫订单移到孟加拉国——这是国内服装类电商第一次试水海外代工。而在不久前,受欧债危机的影响,欧美许多制造业企业“回迁”本国以求自救,外资对中国投资数额一度减少。各类成本急剧攀升,贸易环境也在恶化,“中国制造”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战。曾经让国人引以为豪的“中国制造”,出路将在何方?

外资品牌“下南洋”

    日前,阿迪达斯以“出于重新整合全球资源的策略考量”为由,宣布将关闭在华唯一一家自有工厂。将来,阿迪达斯在华的所有订单全部由在中国的300多家代工厂共同完成。

    阿迪达斯关闭自有工厂并非无先例,早在2009年,美国体育品牌耐克公司便将其在江苏太仓的鞋服工厂关闭,转移到越南等国。据此,外界猜测称,阿迪达斯同样会将工厂迁移到人工成本更低的东南亚国家。

    阿迪达斯公开的财务报表显示,今年第一季度,阿迪达斯全球销售收入增长14%,达38.24亿欧元,但毛利润下降了0.7%。不过,阿迪达斯中国区销售收入增长26%。鉴于此,阿迪达斯曾宣布,将于2015年之前在中国新开设2500家门店,扩大对中国市场的覆盖。

    那么,阿迪达斯为什么要关闭在中国的自有工厂呢?“实际上,这家自有工厂生产产品所占份额很低,阿迪达斯将其关闭肯定有成本的考虑。”经济学者唐萧对记者表示,此举带来的更多的是外界对阿迪达斯未来规划方向、下一步计划的猜测。
除阿迪达斯外,耐克、Clarks、K-Swiss等制鞋企业已纷纷增设在越南、印尼的生产线。而且,已有涉及家电、电子、建材、玩具、食品等行业的10余家跨国公司关停或转移中国工厂。香港工业总会公布的最新调查结果也佐证了当前制造业外迁的趋势。在这项“珠三角港资企业现况与前景”调查中,15%的受访企业表示会搬迁到外省和中西部地区;约10%的企业表示会迁移到东南亚或其他地方。值得注意的是,近些年来,许多东南亚国家不断加大利用外资力度,在进口设备关税减免、利润汇出等方面对外资的政策优惠力度也并不小于中国,因而在很大程度上能够接得住从中国转移出来的项目。

中国企业撑不住

    外资品牌纷纷将其在华制造工厂外迁,中国制造企业在成本和贸易环境的压力下,也开始把产能扩张到海外。
作为国内最大的电商服装品牌,凡客诚品一直采用代工模式生产,它的代工工厂主要位于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但是,记者发现,凡客诚品近期所售的一些衬衫上却印上了“孟加拉制造”的字样。

    其实,早在去年冬天,凡客诚品已在孟加拉工厂下单13万件衬衫。今年又“高调”追加衬衣10万件,以及5万条休闲裤。据凡客诚品总裁助理胡海深介绍,尝试在孟加拉代工一方面是为了开发衬衣代工供应商资源,另一方面也是考虑到了海外代工成本更低。如今,孟加拉在衬衣代工资源方面优势较为突出,已形成亚洲最集中、规模最大的衬衫代工基地。

    目前,孟加拉本地也能提供部分简单辅料,如线、纽扣等,但主要原料如面料仍基本依靠从中国进口。“孟加拉国的代工周期需要4个月至6个月。”胡海深说,国内供应商交货周期的要求在45天左右,这使孟加拉代工订单目前还只能限于一些对周期要求低的基本款式。

    凡客诚品总裁陈年透露,目前,中国的制造业布局正悄然发生变化,例如,南方某个有数万名员工的工厂,2015年前后会把50%的产能都搬到越南去,20%左右去印度或斯里兰卡,中国剩下不足30%。

    据了解,由于东南亚的产品更有价格优势,使得中国的纺织出口企业受到了冲击。面对东南亚的价格冲击,有纺织企业老板提出要在东南亚建厂,扭转价格上的劣势。今年6月份,包括著名的天虹纺织集团有限公司在内的13个中国的纺织公司便向印尼派遣代表,寻找合适的建厂地点。

    某纺织公司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国内的中低端出口产品订单今年已经缩减了1/3,有很多订单都被东南亚的公司抢走了。在广州做了多年玩具出口生意的侯先生对记者表示,目前,国内加工成本越来越高,国内外的经济都不景气,未来中国加工企业的压力会越来越大,分流产能或许是一条出路。

人工优势正消失

    因为许多加工产业是劳动密集型的,所以低廉的人工成本尤为重要。据记者了解,自2010年以来,中国各个省份的工人工资大都增长了20%以上。许多公司为了追逐利益最大化,开始寻找更低廉的劳动力,而东南亚地区成为了许多企业的首选。阿迪达斯全球首席执行官赫伯特·海纳曾表示,由于中国政府制定的工资标准逐渐抬高,阿迪达斯公司希望部分地撤出中国,转移至劳动力更便宜的地区。

    据记者了解,孟加拉等东南亚国家工人的薪资基本能控制在每月80美元左右,而中国工人的基本工资现在在每月2500元至3000元之间,相比之下已不具备优势。

    天涯论坛一个题为《做了十八年民营企业,今年撑不下去了》的帖子描述道,某家族经营着一间机械加工厂,为了留住工人,2006年,平均给工人增加了10%的工资;2007年开春,工厂直接雇大巴到安徽和江苏盐城接工人回来上班。当时,厂里一线工人平均工资为1200元,二线工人为800元,一个月做满20个工作日之后,每天支付100元加班工资。此外提供四人间的宿舍与一天三餐的待遇。2010年,一线工人的工资涨到2000元都没人愿意留下。而到了2010年年底时,核心岗位一线工人工资已经涨到5000元。

    反观东南亚等国的人力成本,据日本贸易振兴会的统计资料显示,同样条件下,越南的生产成本比中国低15%至30%。2011年,越南工厂工人的平均月薪约为136美元,印尼约为129美元。“受劳动力、原材料、土地等成本价格大幅上涨以及人民币升值等因素影响,许多国际大公司认为在中国所赚取的利润越来越少,所以将生产基地转移的情况就越来越多。”深圳金源律师事务所律师徐特立对记者表示。

中国被超越需时日

    国际著名会计师事务所毕马威日前发布的最新报告称,“中国制造”的成本上升迫使跨国公司在亚洲其他地区寻找新的投资地。由于区域一体化和优惠的贸易条件,许多东南亚国家正日趋成熟,将从最近这一趋势中受益。不过,该报告认为,虽然服装和鞋类生产正广泛向整个亚太地区转移,但消费类电子产品以及家具等“硬”产品仍然主要依靠“中国制造”。

    中国商务部数据显示,今年1月至6月,全国非金融领域新设立外商投资企业11705家,实际使用外资591亿美元,同比分别下降13.1%和3%。其中,制造业吸引外资的变化尤其值得关注。上半年,中国制造业实际使用外资270.2亿美元,同比下降5.1%,占同期全国总量的45.7%。

    相比之下,东南亚制造业吸引的外国投资却在迅速增加。“但这并不能表明制造业已从中国转移到了东南亚,很难区分这些投资是否是从中国撤出的。”渣打银行亚洲研究部主管许长泰表示,一些跨国企业正在寻求多样性的可能,主要是考虑到在中国经营成本正在上升,以及为了规避一些国家对“中国制造”采取贸易保护主义措施的风险。

    唐萧还对记者表示:“对于东南亚代工企业而言,工人对工种的熟练程度、对产业链的熟悉程度仍是其短板。由于东南亚等国的制造业、代加工业起步不久,成熟度远不及中国,所以对产业的理解能力有明显差距,这都是赴东南亚投资企业需要注意的事项。此外,东南亚等国的产业链条存在不完善的地方,这也增加了代工的风险。”

    “中国制造业生产和出口的竞争力并不仅仅源于低成本,而更多地植根于完整产业体系所带来的范围经济效益、巨大市场所带来的规模效益、优良且不断改善的人力资源、优良且不断改善的基础设施、较强的宏观经济稳定性、不断提升的公共服务效率等,而这些因素有的是其他国家永远无法具备的长期优势。”商务部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对记者表示。



“中国制造”向价值链上游攀升

    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制造”创造的辉煌有目共睹,不过,最近,曾经如日中天的“中国制造”却面临着成长的烦恼:一方面,一些低端制造企业受制于中国人力成本上升、土地价格上涨和转型升级需要,转战至越南、印度、斯里兰卡、柬埔寨、孟加拉国等东南亚国家;另一方面,一些高端制造企业在美国“再工业化”战略背景下,面临回流倾向。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希望能吸引本国企业回流本土,创造更多就业岗位。美国总统奥巴马日前表示:“美国工人的生产力是全球最高的,如果美国工人能同中国或欧洲工人公平竞争,美国工人总能胜出。”

    尽管外迁、回流现象还不足以动摇中国制造业在全球的地位,但这些迹象也在提醒中国制造业转型迫在眉睫。简单的加工业外流有一定好处,这种流动也是产业结构上的调整,但高端的企业外流带走的不仅仅是税收,还带走了技术、研发以及学习的机会。

    深圳金源律师事务所律师徐特立告诉记者,就国内企业而言,虽然中国面临产业转移的局面,但只要把核心技术留在国内,把生产基地转移国外,模仿许多国际大公司的经营模式也是中国企业未来发展的方向。“由于中国人口红利消失速度太快,而中国企业的创新能力、研发能力、产业效率等又存在严重不足,产研分离的模式顺利实施还需一段时间。”他说。

    香港贸发局也认为,随着中国转向生产高增值产品,厂家把部分低增值产品生产活动转移到其他亚洲新兴供应地,此举可视为区域生产链的延伸。其实,离开了中国加工的企业很大程度上仍离不开围绕中国创立的制造体系,通过将现有产业链条甚至生产网络对外扩张,提升中国制造国际分工地位,逐步扭转国外企业牵着中国走的现状,还能进一步限制外资企业对国内产业的影响。目前,国内的产业转移有被动因素,但受欧债危机等客观现实影响,国外一些企业的资产变得更便宜,也给中国企业提供了主动“走出去”的机遇。

    安永会计师事务所对部分企业调查后指出,54%的中国公司认为最好的投资机会在发达国家。其中,32%的中国公司认为最好的发展机会在西欧,22%的中国公司则看好美国或加拿大。投资海外的中国公司认为西欧尤能成为最佳增长机遇的所在地,主要原因在于发达市场的环境相对更为开放,以及鉴于欧元区目前的金融困境,许多投资者都把目光投向该地区有可能被低估的资产。

    安永中国海外投资业务部全球主管合伙人周昭媚称:“这与中国公司以及亚洲公司普遍具有的向价值链上游攀升的愿望相吻合。企业高管们把产品与服务质量看作是在国际扩张中领先的整体竞争优势。”

    “目前,西欧最有代表性的两个投资行业都属于制造业。一个是汽车零部件,另一个是重型机械制造。”安永中国海外投资服务主管合伙人吴正希对记者表示。

Copyright ©2014 Digood.cn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2090805号-2

在线客服

免费咨询电话:

400-601-9201

工作时间(含周六):
08:30~17:30

夜间值班时间:
19:00~22:00

在线客服